大石桥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忧伤的母语临终的老人

发布时间:2019-07-14 06:32:38 编辑:笔名

流星划过,最后一个会说母语的老人去世了。然而,终究没能找到一个布摩诵读《指路经》,他回不去了……——题记文/阿哲约瑟已忘记多少次你祈求的眼神定格在那扇开着的木窗已忘记多少次你倾诉的双手跌落在那块冰冷的床沿纵然没有了布摩的铃声你依旧渴望着回到遥远的孜孜普屋——当繁星汇集窗口的那夜你依然听见母亲纯正亲切的母语轻轻地呼唤着你的乳名就像你第一次睁开眼睛时那样你怎会忘记父亲站在山顶遥指孜孜普屋时的喜悦你怎会忘记爷爷赶着羊群回到孜孜普屋的夜晚你记得只要跨过那条清澈的泰伊河就能回到遥远的孜孜普屋——你就能,喝上葡萄井的甘泉就是奶奶在火塘边告诉你的渴了喝三口不渴也要喝三口的圣水回不去了你干瘪的脸颊划过两行干涸的泪水回不去了在最后一个布摩临终的那刻你就知道回不去了你紧闭的嘴巴究竟没能说出这句最后的母语“孜莫格尼”

男性尿分叉的因素
昆明癫痫哪家研究院好
云南治疗癫痫较好的医院是哪个

上一篇:致春天

下一篇:聚也匆匆别也匆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