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石桥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明知不是伴事急且相投

发布时间:2019-10-09 21:19:58 编辑:笔名

  明知不是伴 事急且相投

  2015年1月25日举行的新一届希腊立法选举虽同样未产生简单多数政党(全部300个议席中占据至少151席),但获得席位最多的希腊激进左翼联盟却在不到48小时内便闪电组建联合政府成功,新内阁在两天内宣誓就职,三天内召开首届内阁会议,激进左翼联盟党领袖齐普拉斯成为希腊独立以来

  原标题:明知不是伴 事急且相投

  长江商报消息 与2012年5月、6月接连举行的上两届立法选举后希腊联合政府难产(否则便不会有2012年6月的第二次大选)不同的是,2015年1月25日举行的新一届希腊立法选举虽同样未产生简单多数政党(全部300个议席中占据至少151席),但获得席位最多的希腊激进左翼联盟却在不到48小时内便闪电组建联合政府成功,新内阁在两天内宣誓就职,三天内召开首届内阁会议,激进左翼联盟党领袖齐普拉斯成为希腊独立以来最年轻的总理。

  事实上本届大选事起仓促:去年12月29日,希腊议会连续第三次否决新民主党籍前总理萨马拉斯所提名的总统候选人斯塔沃罗思迪马斯,迫使大选提前被触发,当时各党派匆匆上阵,普遍给人的感觉是准备不足。由于希腊近年来政局动荡,原有的各大主流政党纷纷重新洗牌,出现了许多新势力,左翼的激进左翼联盟和极右翼的金色黎明党已经是新生力量,报名参选的更有比它们还要年轻、上届大选时还未成立的中间派河党和左翼民主社会主义运动。选前人们普遍预测,有实力冲破3%得票率的国会准入门槛,成为拥有国会议席党派的政党多达八、九个,届时不论谁获得优先组阁权,恐怕都会在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政党排列组合中受困于利益分配,最终令联合政府再度难产。

  但事情的发展显然出乎上述意料。

  从复盘情况看,激进左翼联盟显然早在触发立法选举之前便已胸有成竹,其在议会中三次领头阻击,目的正是为了提前触发这次选举,而党领、政要接二连三发表的诸如赖账、打破德国人强加的财政水刑、停止紧缩政策、加大福利和救济等民粹主义言论,事实上也是早早为立法选举预热。可以说,这个看似冒失的政党,事实上早就对此次大选做足了功课,而新民主党和中左翼传统大党泛希社运党,以及由泛希社运党分化出的民主社会主义运动则措手不及。结果新民主党丢掉优先组阁权,泛希社运党从议会第三大党沦为第七大党,民主社会主义运动则索性被拒于3%议会准入门槛线外。

  措手不及的还有三驾马车,也即主导紧缩换抒困计划的IMF、欧盟委员会和欧洲央行。

  最初它们一心押宝前政府,惟恐前政府垮台会导致人亡政息,紧缩叫停将令希腊丧失偿债保证、甚至赖账,始终摆出一副力捧新民主党、严厉斥责和打压激进左翼联盟的姿态。殊不知这种姿态在希腊民众饱尝紧缩之苦和被债主越俎代庖、指手画脚之耻的民意氛围里,反倒成为给民粹主义助选的催化剂。从选前到选后的不到两个月时间里,三驾马车、尤其其中欧洲的两架显得莫衷一是、六神无主,显然并未做好和一个民粹主义的希腊新政府打交道的准备,这自然令彼此间的磨合期显得更漫长、混乱、无序,甚至诡异。

  选举计票尚未完全结束,获得13个议席、在七个议会政党中席位排名倒数第二的独立希腊人党便第一时间宣布愿意和激进左翼联盟联合组阁。该党是从新民主党中分离出来的右翼政党,和左翼的激进左翼联盟除了都反对紧缩和欧盟外来干预外毫无共同语言,如此神速联姻,显然彼此间早有沟通、准备和默契。此前一系列难产分析,都建立在左左的小联合政府和左中右的大联合政府利益分配复杂、一些传统大党早早拒绝和激进左翼联盟合作的基础上,但后者在选举中获得远比预料中高的支持率和席位(选前民调预计其获得29%左右选票和130左右议席,实际获得36.34%选票和149个议席,距离简单多数仅差两席)。这让它只需拉拢一个有议席的小党就可组阁成功,不仅大大降低组阁难度,也无疑令未来联合政府的稳定性大为提高(即便独立希腊人党反悔,再找一个拥有两席的合作者也不是太难的事)。通过这番交换,原本政治色彩相差甚远(独立希腊人党的政党色是蓝红相间,激进左翼联盟是粉红)的两个新生代政党走到了一起,蓝红党党领坎梅诺斯因此换得国防部长要职,而作为回报,齐普拉斯取得了这场组阁闪电战的完胜,正所谓明知不是伴,事急且相投。

  不管是否情愿,三驾马车必须尽快接受希腊选举的既成事实,并尝试和对方打交道、尝试彼此倾听--如果还做不到彼此听取的话,虽然这不是什么好办法,却至少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家居百科
机床配附件及维修
人生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