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石桥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流年傾城一夢短篇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5:03:40 编辑:笔名

  一

  我出生那一年,燕国灭亡了

  那年夏天,五月,黄河两岸的积雪依旧没有融化的迹象,冰封雪冻,大地一如冬天般寒冷,北风凛冽

  大燕国的军队与鲜卑族的骑兵在黄河两岸僵持不下,后燕国的建立者,那个曾威震华夏的男人慕容垂亲率二十万大军,雄心壮志,试图一举摧毁北魏主力,实现统一北方的愿望

  可是,事与愿违

  他怎么也料想不到,他所有的宏图霸业最终葬送在一个女人身上,而这个女人,竟是他的亲生女儿

  六月,空气开始燥热起来,黄河的冰雪也在悄悄地支离破碎,北魏的军队蠢蠢欲动,一决雌雄的意图暴露无疑

  燕国军队早已蓄势待发,气势如虹,只等慕容垂的一声令下,便可以摧枯拉朽之势,度过黄河,对北魏军队形成致命打击

  慕容垂一生久经沙场,在战场上,他是天生的英雄,有着天神般的勇气和谋略

  可是这次,他却犹豫了,他的犹豫,源于他的夫人,那个倾国倾城的女人,那个出生在洛水边上的女人,初见她时,他以为她真是从曹植的洛神赋中走下来的洛水女神,他便亲切地唤她宓儿

  她爱他的英雄壮志,爱他的王图霸业,随他征战沙场,一战二十年,从未诞下过一男半女,如今,红颜白发暮老苍年之际,她想为他诞下一个孩子

  这是她最后的夙愿,如今如愿以偿在这一片刻,他怎么能离开她的身边,去孤独地站立于沙场之上,少了她的陪伴,他的内心总像莫名少却了一块东西

  可,就那片刻的犹豫,战机贻误,北魏军队抢先度过黄河,把二十万燕国士兵围困在参合陂上,断绝粮草与水源

  却在那时,我出生了,像个奇迹一样,甚至,像颗星辰一样,滑落在大燕国的军营里伴随着我的一声啼哭,那个倾国倾城的女人,在她最爱的男人的怀里,轻轻叫出了一个垂字,便沉沉地闭上了双眼

  他所有的雄心,因我的到来,因心 的离开,在顷刻间土崩瓦解,他的宏图霸业,最终在二十万军队的覆灭中,化为过眼云烟参合陂的白雪与鲜血融为一体,像桃花映着梨花一般的漂亮,北风呼啦啦的吹,尸横遍野中,无休止的凄鸣兜兜转转

  他哭了,像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站在参合陂的山顶,双眼婆娑,眼泪一颗一颗地滚落下来

  所有人都以为他在为死去的大燕国士兵哭泣,可是却不知,他只是在为他心爱的女人落泪,褪去了君王的盛装,他也只是一个平凡得无法再平凡的男人

  他的泪水清洗着所有的败亡气息,让已成败局的战势偷了点回光返照之嫌,激励着剩余的两万燕国士兵,这些死士,在几滴眼泪的激烈下,拼却了性命,杀出了一条血道,让他离开

  可是,他拒绝了,作为伟大的王,他没有理由丢下他的部下独自逃生,作为一个男人,他更没有理由丢下自己心爱的女人在这孤零零的荒野之上,他侧头看了我一眼,这个新生命的到来,于他来说,是悲多一些还是喜多一些

  他只是终于明白了一件事,他这一生,无论驰骋沙场还是纵横华夏,所有的骄傲都只是因为一个女人,他只是为一个人而活着,如今,那个人离开了,他的生命失去了所有的意义

  他自私,自私地舍弃了他的臣民,走到那个女人身边,看着张牙舞爪的我,对他的贴身随从说,“就叫她参合陂吧”说完,抱起了我,像一个慈祥的父亲一样,露出笑容,把我捧在手心里,逗了几下

  他的笑容,再一次呈现了他的简单,然后把我递到贴身随从的手里,下了死命令说:“务必保护公主回到燕京”

  “可,皇上您……”

  没等随从说下去,他摇了摇头说,“我与大燕共存亡,你快去吧”说完,侧身躺在生我的那个女人的身边,再没看我一眼

  随从带着我离开,走出军营,便听见皇帝驾崩的消息,所有的燕国士兵一时间哀声恸天,停止了反抗,北魏在得知他驾崩的消息后停止了攻击,残余的燕国士兵全部投降

  他用他的死,成全了一个君王的传说和完成了一个男人的使命,随了那个女人和伟大的燕国而去,同时,也拯救了我

  他死后,燕国四分五裂,从此,再难有从前的霸业……

  二

  我这一生注定是悲剧,因为一声啼哭,便要了母亲的性命,因为一场出生,便夺走了父亲的王图霸业,大燕国灭亡了,像昙花一现一般,随着那个男人的离去,而最终陨落,许多人开始怀念它,甚至怀念那个临死时为燕国臣民落泪的君王

  燕京,失去了往日的繁华,在冬雪的掩盖下,显得死气沉沉

  莫叔带着我从宫廷逃了出来,那是一场政变,男人之间的权力争夺,杀戮,在金碧辉煌的琉璃宫里像沙场一样肆扬

  他们骂我是灾星,是大燕国的罪人,那时,我才五岁,并不知晓灾星的含义,只是看着这些嗜血的人,手握长剑一步步朝我靠近,我的身子开始颤抖,害怕,无缘由的害怕

  我不明白这些男人为什么会对我那么凶,双眼里喷着火焰,似乎要把我撕裂一般,他们忘了我是公主,那尊崇的身份,对他们来说,已经毫不在乎了

  我似乎无处可躲,只能等着死亡的到来,我想哭,放声大哭,可是,我却静静地看着他们,滚不出一滴眼泪来

  冷漠,宫廷里尸横遍野,像我出生时的参合陂,只是,参合陂的尸体是死于敌人之手,而眼前的这些宫廷妇孺,却是死于这些保家卫国的男人之手

  危险一寸寸逼近,在那些刀剑快要落到我身上的时候,莫叔站了出来,他像寻找自己的孩子一般,急切地唤着我的名字,他说:“公主,不,我的参合陂……”话音未落,战战兢兢地抱起了我,回头看着他的那些同伴,语露哀求,放低声音说,“求你们放过她一命,好吗她还只是个孩子”

  “莫城,快让开”一个将军模样的男人朝莫叔命令道

  莫叔使劲地摇头,“不,她是公主,她是公主,你们不能杀她,不能……”

  “公主,她算什么公主她害死了先帝,她只是个灾星,我们现在是在为大燕国的百姓除去祸害,莫城,别执迷不悟,快让开”

  “不……”莫叔声音拖得很长,仿若哭泣,双手紧紧地抱着我,一步步后退,连连摇头说:“我答应过先帝,要保护公主的平安,我不能让你们杀了她,不能……”

  莫叔像发了疯一样,抱着我转身就跑,奔到窗边,奋力地跳了出去

  整个偌大的大燕皇宫,火光四起,血流成河,所有的金碧辉煌都颓现出断壁残垣之势,这是国亡的灾难还是劫后重生的预兆,谁也说不清楚,只是凄厉的惨叫,在那片白雪映盖的死城里显得异常惊心动魄,刺耳惊悚

  莫叔抱着我亡命地逃跑,穿过火光,穿过逃难的人群,身后是无数的追兵,手握刀剑,见人就杀

  我回头朝生活了五年的大燕皇宫看去,那里,其实对于我来说,显得异常的陌生,那五年的时光里,我像被锁在冷宫里的死囚,无人说话,无人陪伴,除了穿衣吃饭,便只有莫叔每天来教我读书认字,练习武艺

  如今,我终于离开了,似乎没有太多难舍的情感,就像一些残存的记忆,从脑子里,陆陆续续清除,而,那些过去,伴随着那个地方的远去,最终也显得遥远和陌生

  我们拼命地逃呀逃,逃到了城外的破庙里,那里躲着太多的逃难百姓,看着我和莫叔的打扮,都投来异样的目光

  也许是跑得累了,莫叔把我放了下来,气喘嘘嘘,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脸上呈现惨白之色,伸出手抚摸着我的脸蛋,看着我说:“公主,不,参合陂,你真坚强,真像极了先帝”

  我看着莫叔,发现他额头上汗珠颗颗滚落下来,周遭的人群开始骚动,有人朝这边走了过来,然后惊呼道:“哎呀,不好了,这个人受伤了,在流血……”然后成群的人朝我和莫叔围了过来

  我说:“莫叔,你怎么了痛吗”

  莫叔用手捂住身上的创口,那里,是被一把利剑穿透,鲜血如泉水一般正涓涓而出,我不知道莫叔是什么时候受伤的,我也不知道,这伤究竟会有多严重

  莫叔惨笑着说:“不懂,参合陂,莫叔不痛”

  我说哦,“莫叔,我给你吹吹,吹吹就好了”我尝试着蹲下身去,试图在莫叔的伤口处吹上几口气,可没等身子蹲下,莫叔却伸出手一把抓住我幼小的身子,脸上呈现让人害怕的严肃之色,语气突然严厉无比,“你是公主”

  看着莫叔的神情,我有些害怕,站住身子,眼睛泛红

  “公主,到什么时候你都不能忘记你的身份,你的身份怎么可以为我这样卑微的一个下人而做出如此越轨之举,你是大燕国的公主,是慕容家的后人,你身上流着的是高贵的皇族血液,你知道吗公主”

  “可是莫叔,你身上在流血,不痛吗”

  “不痛,放心吧,公主,痛过这一阵后,莫叔就不痛了”莫叔侧翻了一下身,试图让伤口避开我的双眼,疼痛却让他的面色更加惨白,我知道,他一定是痛到骨子里了

  这些逃难的百姓,听说我是公主,都惊叹起来,看着幼小的我,眼神里充满了尊崇与惊讶

  破庙外,追兵转瞬即至,领头的将军骑着战马,朝破庙里大声喊道:“莫城,快点交出那妖孽”

  逃难的百姓看见追兵,全都吓得缩到一处,莫叔抬头朝我看了一眼,苦笑着问:“参合陂,你怕死吗”

  我点了点头

  莫叔便惨淡地笑了,回过头,在庙里搜索起来,转瞬,目光便盯到了一个逃难百姓的孩子身上,那孩子与我一般大小,只是衣服破旧,莫叔努力站起身来,朝那家人走了过去

  我不知道他和那些人说了什么,只是看着他们惊恐地摇头,一会儿,又无奈地低下头,莫叔便走过来把我抱了过去,换下那孩子的衣服,穿在了我的身上,丢下我,抱起那个孩子,朝庙外走了去

  那家人似有不舍,想追出去,却被莫叔的目光给震住了

  然后,就是笑声,莫叔的笑声,似乎笑得很凄凉,他说:“公主,你永远不要忘记了你的身份……”话音未落,我便听到了惨叫声,莫叔的惨叫声,那一刻,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努力朝庙门外跑去,站到庙门口,我看见莫叔的身上被乱箭穿透,身子跪倒在地上,嘴角涌出鲜血,他似乎用自己的身体,竖起了一道城墙,把那些追兵挡在城外,为我避开了危险

  眼泪,突然从我的眼角滚落下来,我抬起头来,朝领头的将军看了去,那张面容,是如此的清晰,轮廓分明,我要把他记在心里,死死记在心里我迈开步子,朝莫叔奔去,口里的喊声未出,却被一个男人拽住身子,捂住了口

  而在同时,那个小女孩,被领头的将军一下抓到了马上,她的母亲意识到了危险,从庙里奔了出来,大声呼喊着英子

  领头的将军却漠然转身,朝手下的士兵吩咐道:“不留活口……”便抓着那小女孩独自骑马离去

  三

  我叫陆英子,这是江南健康,宋朝的国度,一派欣欣向荣之气,没有北国的冰封雪冻,杨柳飞絮,荷花开得正盛

  明月楼,健康第一烟花之地,这里成千上万的男人进出,衣着华贵,斯文儒雅,一掷千金,只为见我一笑

  可是,笑容却离得那么遥远,十五年前,我就从心里把笑容给抛弃了,剩下了一幅冰冷的面容,面对世间的沧桑

  所有人都忘记了我的出身,曾经有着那么高贵的皇族血液,曾经那么高高在上的公主,甚至,曾经有那么一个冰冷得没有丝毫温度的名字——参合陂

  那一年,我在破庙里被一个男人抓住,躲在死人堆里,侥幸逃过一劫,可是却被那个男人连哄带骗带到了江南繁华之地,卖到了烟花巷里

  六岁那年,薛姨见我生得漂亮,便亲自教我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可是却从不问我的出身,甚至,连我从哪里来,是谁家的女儿,她也丝毫不在乎,在她眼里,我只是她用二十两银子买来的赚钱工具,有一天能帮她赚上比二十两多几百倍的银子

  她的算盘打得不错,为了把我训练得无所不能,她用尽心机,待我也尚好而我的确出落成一个绝代芳华的美人,明目皓齿,众里翘楚,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并在十五岁那年,花中夺魁,成为明月楼的头牌,一时名震京华

  我感激我的母亲,虽然,我没有见过她一面,可是,她却给了我比身份更可贵的容貌,以至于在这兵荒马乱之年,能侥幸偷生,在这南方一隅,得以享受太平年华

  可是,我却也恨我的母亲,因她的死,我被迫去国离家,逃亡他乡,并被卖身烟花之巷,卖笑度日,以致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

  时日久了,我开始怀念燕京的风光,怀念幼年时所处的那片琉璃宫墙,甚至开始怀念我从未见过的父王,那个曾经让燕国百姓寄予厚望的男人,那个征战了半生给我取名叫参合陂的男人

  我在想,他给我取这样的名字,究竟是什么样的用意,是希望我记住他一生的耻辱还是让我记住他未能达成的愿望

  可,这些都过去了,我现在叫陆英子,或者这个名字,更能让我很好地忘却我的身份,但是这个名字被人叫得越久,我却反而越加清晰地记得莫叔的那句话

  “公主,你永远不要忘记了你的身份……”

  对,他是这样说的,甚至,为了我的身份,他用自己的生命让我在这个世间得以生存下来,可是,这样的身份,在这样的乱世里,又能有什么作用呢

  共 15707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生于乱世,死于乱世,原本拥有皇族血统的她,却一生颠簸流离,受尽非人的折磨;生在父母的挚爱中,死在丈夫的怜惜中,爱与爱的距离,是她用一生对故国的守望,正如倾城一梦,所有一切爱恨情仇,随着梦醒梦醉,皆灰飞烟灭这是一篇富有浓郁历史色彩的传奇小说,小说借十六国时期战争频发为背景,描述了女主人公燕国公主参合陂无可奈何的凄惨的一生出生时的白雪和鲜血的对比,仿佛预示着她的一生宿命五岁逃亡时,与陆英子的生死互换,是她人生中注定的岔路口宋国健康,烟花柳絮,与心爱男人的若即若离,是她逃脱苦海的期盼与真陆英子,假参合陂的相见,两心相知,却安于互换,对她暗自祝福被心爱的男人当做北魏的礼物送与宋国皇帝的她,在这个同父亲一样慈祥的君王身上,体会到了被呵护的温暖她为爱,为燕国,同当年的母亲一样,带孕伴夫出征然后跟母亲一样,生下女儿,含笑而去梦里倾城爱如何,倾城一梦爱伤悲感动于爱的无奈,爱的疼痛,爱的无悔,爱的无怨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流转自如,结构架构缜密,人物描写立体,栩栩如生,心理描写细腻,国家大爱男女情爱,交相辉映,相得益彰,主题鲜明,内涵深邃,看过之后不由唏嘘,感念情殇佳作,流年欣赏并倾情推荐【:平淡是真】 【江山部·精品推荐者40 150008】

  1楼文友: -1 2 :12:02 很厚重的文章,无奈我才疏学浅,帮您深入浅出了,还望包涵哈

  回复1楼文友: -1 2 :15:04 谢谢评论,按语写得很好辛苦了

  2楼文友: -14 07:5 : 6 梦里倾城爱如何,倾城一梦爱伤悲所有的期盼,一生的守望,终究都灰飞烟灭母亲与女儿的命运,何其相似,宿命,终究是人一生的背负小说的确厚重,读来让人唏嘘真真,按语好棒,学习,欣赏,赞一个 流云本是天上雪

  4楼文友: -15 14:52:29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5楼文友: -15 20:41:00 人间的往事,往往在提起的时候痛不欲生,几年之后,也不过是一场回忆罢了这世界上,没有能回去的感情就算真的回去了,你也会发现,一切已经面目全非唯一能回去的,只是存于心底的记忆逝去的光阴里,每段记忆都会苍老,惟愿记忆里的我们一直都好 世人只顾烟火起,吾自壬外云雾出此身虽属归俗尘,但心无意凡土中

脑梗死常用中药通心络效果怎么样
成人护理垫使用方法
心悸和心律失常怎么办
心悸属于心律失常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