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石桥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觅雪诗评】解读:樱海星梦-南山逸风-深耕

发布时间:2019-09-14 08:08:53 编辑:笔名
天津诗群三人行(三)

怒放出高贵的忧伤

文/樱海星梦


春颂梅魂,一咏一觞
更有一种痛入心骨的深沉
花枝摇动回雪,一飞一落
掩不住萧萧风月

俯身低吻霜蕊,霜融如泪
化作潺潺逝水,鞠一捧洗心尘
也令人微醉

用一抹诗意的光芒雕饰
失控的夜晚
与一朵睡莲合拢,吟
最后的妩媚


摇落脸上的微笑,任意挥洒
无拘无束逍遥于野外
我知道无数朝代的兴亡,那些
江山的泪,子民的汗,早已化作
我身后的潮水动荡

穿过千年风雨,我呼唤知己
为掩埋那些畸形与病态的喧嚣
让梅心惊破春情,缠千种情愫
我与清照同赋,菊蕊黄
莫负东篱

软语柔情,梦里卿卿怎能舞动青蛇三尺
我助辛公微薄之力
用仅存于体内的血性,人性写成诗行
凝于剑鞘之上

骨骼在袖管里断裂,西风酝酿一抹
浩歌的妖娆。笑出的泪在坚强的摇曳
怒放出高贵的忧伤……


【觅雪嫦晴简评】读完樱海星梦的一组诗歌后,在我选择了这一首《怒放出高贵的忧伤》来解读的时候,想起毕加索在和艺术史家威廉?鲁宾谈论自己的绘画时说的一段话:“你能掌握在手的不是一个事实。它更像是一种芳香——在你面前和四周。香味随处可闻,但你却不知道它来自何方。”阅读樱海星梦的诗,获得的也正是这样一种效果,一种感觉到了醇香四溢却无法言说的效果。正如她的诗句所言:“用一抹诗意的光芒雕饰/失控的夜晚/与一朵睡莲合拢,吟/最后的妩媚”。“与一朵睡莲合拢”这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呢?读诗我的感觉是,这是一个灵气得把心交给了诗歌的女人,是诗歌为我打开了一个痴情女子诗意的生活空间,这个在诗歌里种植信仰的女子,带给我们的是如醉如痴的心灵絮语。我用纯净的灵魂来读其诗,感觉她是尽力用干净的语言来表述,闪现出思想的光芒和失落的灵魂交叉并行。这仿佛是一种生命的色彩在不停地闪烁着,让诗句化为跳跃,细细体味这些诗句,隽永之处留给读者丰富而深沉的思想内涵,作者在“一种痛入心骨的深沉”中,捕捉到诗歌细微的起伏、变化,巧妙借助“用仅存于体内的血性,人性写成诗行/凝于剑鞘之上/”这是至柔美与刚烈之上的抒发。你能感觉出来那种“骨骼在袖管里断裂,西风酝酿一抹/浩歌的妖娆。笑出的泪在坚强的摇曳/怒放出高贵的忧伤……”一个用灵魂和整个生命来写诗的女人,“每一个字都是从灵魂流淌出真实的情感,用绮丽的追踪挖掘人性深处温柔的暴动......”


异乡的断章

文/南山逸风

从云团跌落在水中
瞬间,长长的堤岸包围了纷乱
的猜测,高耸入云的臂膀擎起
燃烧的火把。渤海湾,用一声汽笛
让我知道了什么是远方

那座纤细的桥,一头挑着懦弱
一头挑着果敢。穿梭的车流如肆意的血液
杂乱的流淌,裙楼在纸醉金迷中耸立
那片青色的麦地,消失在眼眶

我对命运妥协,将寂寞装进了行囊
既便站台一列列的车厢上
都写满了故乡的名字。即便空气凝噎住喉咙
想着那一间老屋,那一棵老树
在布满陷阱的滩头,堆一座城堡
将四季,淡然的安放。

只开一季

我必须在这样的黑暗中出发
趟过道德的防线
为飘零的游魂找一个
安放的借口
我还需要一场大醉,释放被关押的自由

我必须寻找到一场大醉的理由
去祭奠死亡的昨天,还要在醉言醉语中
倾诉被埋葬的人话,把诺言、责任
和寂寞,还有深渊中的欲望
揉成一团乱麻。

我愿如秋叶一样飘零,蜷缩在
命运赐予的角落醉去,不哀求阳光的降临
我醉了,却守护仅存的尊严。
原谅我吧!我的生命只开一季。


【觅雪嫦晴简评】曹旭——南山逸风。寄寓都市,但其“诗”似乎并未浸淫到都市生活的浮华之气,大有“大隐隐于市”的淡定风格,一直保持着生命的自然洒脱状态。读诗的感觉是,我只说是感觉,这个感觉对与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南山逸风有一颗压抑了太久的灵魂需要释放,如何释放?“我还需要一场大醉,释放被关押的自由”,这个自由当然是灵性的自由,一个渴望自由的灵魂在黑暗中把自己灌醉,为的是“倾诉被埋葬的人话”,这个“人话”,也许是压抑在心中太久的真心的话,也许是情话,也许是对世间的很多不如意发表一下自己的高见,总之是欲说不能憋在肚里不吐不快的那些话。写到这里,我忽然意识到,逸风的精神镜像——亦如空中飘零的秋叶,一直都“蜷缩在命运赐予的角落醉去,不哀求阳光的降临”,南山逸风如一阵飘逸的南风,一个“对命运妥协,将寂寞装进了行囊”的诗人,一个“醉了,却守护仅存的尊严”的诗人,一个让生命只开一季的诗人,一个在精神深处游弋的无根者,你将如何安顿自己的灵魂?我想起了王家卫《阿飞正传》里的无脚鸟:“这个世界有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可以一直飞啊飞,飞到累的时候就在风里睡觉,这种鸟一生只可以落地一次,那就是它死的时候”。自从认识南山逸风我就在读他的诗歌品味他的文字,内心不时被他的文字激起层层涟漪。我在想啊,他的诗歌中的灵魂为什么一直在异乡漂泊拒绝回归,还是没有办法回归。随着阅读的深入,我被他那些弥漫的密集秋风秋雨秋梦的诗句所击中的时候,才知道“什么是远方”,“既便站台一列列的车厢上/都写满了故乡的名字”,故乡也只能在梦中再现。


日子

文/深耕

生活中的梦
摊放日子的石碾上
随意撒上
两三把故事

碾碾碾
扬壳
过罗
去糠

美梦还不成真
就需文火
熬一锅
耐心粥

一天天
一口口
慢慢,喝下去
养老

【觅雪嫦晴简评】形式美,意象美,以及略带独白性质的书写使深耕这首小诗更具生活色彩。看得出来深耕的诗歌注重在生活中提炼意象。“日子”是人们熟知的一种记时方法,不同的人对日子有不同的感悟,我的日子是:“当时光如流水般走过/涉过小河的呼吸/我随手写下四季的乳名/亲切地叫他们:日子。”而深耕的日子实在,是一盘碾子,碾掉那些“壳”啊“糠”的剩下的都是精华,再放到锅里熬,然后再一口口地喝下去,慢慢品味生活的苦辣酸甜。现代都市人也许不知道碾子是什么,多亏我小时候去过姥姥家,看见过农村是用那种石头做的碾子碾掉粮食上的壳,写这小诗的深耕先生肯定有农村生活的体验,否则写不出来。我想说诗歌就应该是生活的载体,诗歌应该永远来源与生活。但一段时间以来,诗歌在生活表象方面处在一个尴尬的境地。一时间缺乏生活的诗歌铺天盖地,加之很长一段时期,诗歌形成一种脱离现实生活,如空中楼阁一样,缺少了与读者的共鸣,使诗歌表面化、程式化、极端个人化,空洞枯燥、自恋疲软,缺少灵魂和血肉,使其丧失应有的魅力。这首小诗仿佛是一首精美的小令,灵动而隽永,读起来鲜活、新颖,韵味十足,既有梦的气质,也有生活的韵味。

共 25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觅雪嫦晴为我们奉献的又一篇力赏篇章,作者善于把握诗意,挖掘出这些作品的精华,这是诗人的幸甚,也是读者的心灵口福。尤其是最后的点评,抨击了当下的诗歌状态,这值得热爱诗歌的我们反思。【编辑:铁禾】
1 楼 文友: 2012-09-28 22:55:06 引用的作品很耐读,特别欣赏第一首,内容相当丰富,很有感觉.
2 楼 文友: 2012-10-01 22: :51 为这个作品献分,祝写作快乐,也祝创作更上一层境界。
 楼 文友: 2012-10-06 19:19:52 谢谢铁禾编辑的积分鼓励!谢谢! 天津市作协会员,中国诗人学会会员,中石化作协会员,中国大众文学会员,天津石化作协会员;天津诗网刊副总编,发表给类文章四百余篇,出版诗集《雪语晴歌》《觅雪嫦晴诗歌精选》合集《十面倾城》孩子突然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护理垫都适合哪些人使用
严重坏肚子拉水怎么办
宝宝不拉大便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