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石桥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金闺之京城名灸 第四章 疑难杂症

发布时间:2019-10-13 00:10:26 编辑:笔名

金闺之京城名灸 第四章 疑难杂症

沈水烟盯着那扇大开的窗户哭笑不得,三日后带个人来?哈哈,哈哈!

“气死我了,我是你的丫鬟吗?你带来我就要治吗?钱都不给!咦

?”

沈水烟一边跺脚生气一边道,却突然发现床上有一坨闪闪发光的东西,走近一看,竟是一块金元宝!!

“金子!金子!”沈水烟小声地惊呼,心里对那人的气愤仿佛一瞬间烟消云散了!

对了,沁儿!

想到翠沁,沈水烟连忙走到外间,见翠沁躺在榻上,她把手凑到翠沁的鼻尖,感受到了温热的呼吸,还好!

折腾了这么许久,沈水烟累极了,收起金子,往床上一躺,立刻就睡着了。

第二日,沈水烟睡到自然醒才起身,一看日头不早,立刻收拾好自己,带着翠沁匆匆往平鹿镇赶去。

赶到仁心医馆,却看到医馆前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许多人。

翠沁“咦”了一声道:“怎地围了这么些人?莫不是都在等公子?”

前面有人听到翠沁说话,回头看到是沈水烟,立刻叫道:“哎哟,叶大夫来了,快让开快让开,让叶大夫去看看。”

众人听了,连忙让开一条道。沈水烟见这阵仗,心里直打鼓,莫非昨日医死人了?这怎么那么像二十一世纪的医闹?

她一步一停地走上前去,果然看见有个担架,上面躺着个中年男人,还有个女人坐在地上哭天抢地。

这男人,昨天没见过啊……

“叶大夫,叶大夫,求您救救我相公,我这一家子就靠着我相公了,他要是没了这家就得垮了啊!”那妇人见沈水烟来了,连忙上前跪在她面前哭道。

沈水烟不是没见过这样的家属,她连忙把那妇人扶起来,道:“大姐您放心,我先看看您相公。”

那妇人听了,引着沈水烟到了担架旁。

沈水烟先探了探那男人的呼吸,检查了一下瞳孔。然后扭头问那妇人道:“您相公叫什么?”

“叫李光福。”妇人连声答道。

“李光福,李光福,听得见我说话吗?”沈水烟拍打着李光福的侧脸喊道,可是连着喊了几声都没有反应。

沈水烟转头指着几个身强体壮的男子道:“几位大哥,拜托帮我把病人抬到里屋。”又对翠沁道:“沁儿,请小二备好蟾酥,熬成浓浓的一碗送过来,要快。”说罢就进了里屋。

沈水烟把众人请出去以后,凑到李光福的胸前听了会,初步断定这是心梗了。

“唉,现在的人原来也会心肌梗塞啊,这得吃了多少肥肉啊……”沈水烟一边给李光福做心肺复苏一边暗自感叹。

按了半刻钟,翠沁推门进来,端着一碗黑乎乎的汤药。

“来,扶着他的头,把药灌进去。”沈水烟道。

两人合作着连送带灌让李光福“喝”了下去。

沈水烟让翠沁注意着李光福的脉搏,自己接着做心肺复苏。

直到沈水烟满头大汗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翠沁精细地喊道:“有了有了,跳了跳了。”

这时候在门外的妇人连忙冲进来,凑到李光福的身边,摸到李光福有了心跳,“噗通”一下就给沈水烟跪下了:“叶大夫您简直就是救世主,谢谢您!谢谢您!”

“对啊,叶大夫太厉害了!那光福兄弟不是已经死了吗?叶大夫有起死回生的本事啊!”

“是啊,是啊,叶大夫就是观世音菩萨转世!”

沈水烟把妇人扶起来,对众人道:“这没什么的,大家都散了吧,病人需要通风。”

众人听了,连忙让开了门口。

李掌柜见人救过来了,走进屋对沈水烟道:“叶公子果真是医书高明!叶公子这半天也累了,请上后院休息会吧,昨日的事还要拜托叶公子。”

沈水烟想到李老夫人的事,对李掌柜点点头道:“李掌柜先到后院稍等,我给李光福大哥开个方子就来。”

李掌柜点点头,往后院去了。

沈水烟坐下,对那妇人道:“您相公的心脏不太好,平日里不能太操劳,也不能激动,要少吃点肥肉,少喝酒。这是方子,照着这个好生喝药,这个病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治得好的,不要心急。”

沈水烟自己说了半天没有得到回应,转头看那妇人,只见她面带难色,沈水烟暗一思忖,道:“大姐,您这家里是不是有什么困难?”

妇人轻轻点头,道:“就刚才那个蟾酥,小二说要二两银子,这都还没着落,这药方……”

沈水烟暗叹一声,却只能道:“那药方我就不给您开了,这样吧,蟾酥的钱您去跟小二说记在我账上,以后每两日您带着光福大哥来一趟,我给他针灸治,不收您的钱。”

翠沁在一旁收拾东西,听到这话,急得抬起头来直盯着沈水烟看,冲她使眼色。

沈水烟瞪了她一眼,又对妇人道:“今日光福大哥的身体还不能下针,您就先带他回去吧。”

那妇人又准备跪下,沈水烟道:“您别跪了,我后院还有些事,就先过去了。沁儿,去前堂坐着,问问那些病人的症状,用笔记下来。”说罢便往后院去了。

那妇人扶着李光福出了仁心医馆,没有往家里去,却往斜对面的平露饭庄去了。进了饭庄,两人上了二层的包间。

“谢谢公子,公子说得没错,这叶大夫确实治好了我相公,谢谢公子!”妇人跪在地上,对着坐在上位的人磕头。

谁知那人没有任何回应,只是坐在下首的另一个人把妇人扶起来,又给了一袋银子,道:“不能让人家大夫吃亏,这银子你拿着,给你相公治病吧。快回家吧。”

妇人再次谢过,扶着李光福出了房间。

看着二人离去,下首的男子道:“二哥未免太冷漠了些,人家大姐差点没被你脸上的冷气冻死。”

那位“二哥”放下茶杯道:“我又不是三哥,不需要人民拥戴。走吧,去会会这个叶公子。”

这边沈水烟进了后院正厅,李掌柜迎上来道:“叶大夫,真是抱歉,这临近晌午没有给您备饭,倒让您来为家母诊病。”

“老夫人愿意配合了就好,掌柜的可把黄芪、鱼腥草和当归熬好了?”沈水烟问道。

“准备是准备好了,但叶大夫可否告知在下,为何要把这三味药熬成浓汤,还要分开装?服用的话,熬在一起不是就行了吗?”李掌柜问道。

“不是服用的,是为了针灸是利用针把药引进穴位里,能好得快些。”沈水烟答道,心里却不满现在医疗的落后,连个注射器都没有,不然就可以直接用注射器了,用针可怎么弄进去啊?!

在正屋里待了大半个时辰沈水烟才出来,见李掌柜还候在外面,道:“李掌柜,老夫人这会子饿了,您快备些吃食吧,那药要饭后喝才行啊。”

李掌柜听了,乐得合不拢嘴,道:“好好好,家母都许久没有说过饿了,叶大夫真是神医。叶大夫请往正厅去,那儿备好了午饭,您的丫鬟已经在那儿了。”

沈水烟谢过,便往正厅去了。

“公子来了,今日真是好得很。”翠沁笑得嘴角咧到耳朵后边了。

“怎地这么高兴?”沈水烟坐下用饭。

“今日外面来了好多病人,都排起队了。还有两个公子,看起来可有钱了,穿的衣服都特别好,说是要单独见您,我就把他们请到里屋了。”翠沁道。

“是吗?那我可得快些吃,病人可等不了。”沈水烟说着,迅速往嘴里扒了几口饭,站起身来就往正堂去了。

“我看不是病人等不了,是银子等不了吧!”翠沁叹了口气,也往正堂去了。

沈水烟走到诊室门口,往里看了一眼,只见两个穿着丝绸衣服的年轻男子坐在里边聊天说笑,不像有人生病了,至少不是急病,就决定先去大堂看看。

可才走了两步,身后就传来一个还在变声期的声音:“叶大夫怎地这般见死不救?”

沈水烟转身,说话的人是那两人中的一个,长得真是……好看极了……

“叶大夫!”那人见对面这个长得有些黑黑的男子竟然盯着自己看出神了,不由得有些气急败坏。

沈水烟连忙缓过神来,道:“这位公子不是好好的吗?说话声音这般洪亮,里边那位公子看起来面色红润,眼神清亮,也不像是垂死之人啊。所以公子,我先去看看大堂里有没有真正的病人,若是也都不着急,我就先回来给您诊病,您觉得呢?”

“老五,你给我回来,先让叶大夫去大堂看看。”诊室里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沈水烟打了个寒颤,冲这个老五点了个头就去大堂了。

也不知是为何,沈水烟故意把大堂候着的病人都看完了才慢悠悠地去诊室,一进门,那个老五劈头盖脸就朝她吼道:“叶大夫你可真是行啊,我们足足等了你一个半时辰,你知道我们的时间有多贵吗?你知道我们是……”

“老五!”另外那人突然出声,声音不大,却很有威严,那个老五立刻住了嘴。

沈水烟往凳子上一坐,道:“不知是哪位公子要死了?”

“你说什么!”

“怎么样!”

“好了!老五,好好说话,莫要唐突了叶大夫。”冷冷的声音又响起。

沈水烟得意地看了那个老五一眼,道:“哪位生病了?什么症状?”

“我们都没病,其实今日来只是想问问叶大夫,您可是燕医居士的高徒?”老五问道。

沈水烟心里疑惑,怎地又是这个燕医居士?嘴上却不置可否,道:“是或者不是,又怎么样?”

※※※※※※※※

求推荐求收藏哟~~

谢谢大家~

济南白癜风医院医生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到哪儿站下车
济南白癜风医院电话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网站
济南白癜风医院在线咨询